都市霸主神医

第7章 极品亲属

木兮传承的医术,可谓包罗万种。失传的古医古法,炼金术士的丹术玄学,神农独有的功法神通,无奇不有贯穿古今。

手持银针,辰凡屏息凝气聚精会神,体内的玄气也调动起来。

“唰。”一阵银光连闪,双手如影似幻。

老人的病情,主因便是炸弹残片。位置靠近心脏,而且滞留体内多年,若强行取出,老人的身体怕是承受不住。

所以,辰凡只能用玄气牵引,将炸弹残片一点点远离心口,最后再将之取出。

“情况比想象中的要严重得多。”刚刚开始治疗没一会,便又出现了情况。

老人的身体,长久遭受病痛的摧残,加上一直使用药物维持着生机。他身体的代谢和恢复力已经基本丧失。

这就意味着在治疗过程中,他必须使用玄气,分心来调理老人的身体。

辰凡虽然有木兮的医术传承,可修为却相差悬殊。况且,现在人多眼杂,他根本不敢分心。

思虑之后,他只能退而去其次,选择先保住老人的性命。

“嗡嗡。”辰凡手中的银针,发出一阵颤鸣。一道道玄气,通过银针渡入老人体内。

在他的控制下,玄气将残片团团包裹,一点一毫的开始向外牵引移动。

辰凡心神聚会气都不敢大喘,一会的功夫他的头上便冒出了热汗。

“混蛋,你是什么人。赶紧给我住手。”可是,就在这紧要关头,一声怒吼打乱了辰凡心境。

心神失守,辰凡体内的玄气顿时便失去控制,瞬间狂暴起来。

玄气是修行的根本,一旦它失去控制,轻则受伤逆血,重则走火入魔人死道消。

关键时刻,辰凡立马运转起了《太虚练气绝》,同时飞速的撤回了老人体内的玄气。

可是,尽管处理的及时得当,辰凡还是感觉血液逆流头晕眼溃。

“你是什么人?赶紧放开老爷子。”不远处,一个衣着华贵满身贵气的妇人,满脸愤怒的快步走到跟前。

看她一副愤怒担忧的样子,想来便是老人的家属。

“该死,你这贱东西居然私自给林老动医?要是林老有个闪失,你这贱命偿还的起吗?。”与她一前一后而来的,是一个油头粉面西装革履的年轻人。他一走到跟前,便指着辰凡破口大骂。

赵齐山,海归回来的医学博士。刚一回国,便被云海医院聘请为主任医师。只要他在医院镀镀金,增加些简历声望,将来坐上院长之位也是轻而易举。

辰凡方才为老人治疗,耗费了不少玄气,加上刚刚玄气暴动造成的损伤,使得他脸色苍白很是虚弱。

眼前两人神色高傲语气讽刺,这让辰凡有些不爽。但是医者仁心,两人关心病人也是情有可原。所以辰凡压下心中的不悦,说道:“两位放心,老人家已经暂时无碍了。只不过,他久病体弱,还需要好好休养一些时日。”

这次治疗,虽然没有移除病根,可经过辰凡玄气滋润,林老的身体已经大有改观。若将体内的炸弹残片取出,在配以药膳调理,活到百岁不在话下。

但对于辰凡的医术,这两人明显信不过,赵齐山直接讽刺说道:“没事?就凭你这两根破针和老土的中医?”

而那贵妇赵月娥也有些不耐烦,直接怒道:“赶紧把针拔了滚蛋。想出名想疯了,居然骗到我林家头上。”

两人这一言一语,彻底将辰凡的怒火点燃。他不顾危险使用玄气救人,到头来却换来一个骗子名头。当下,他便直接起身,准备离开。

“信不信随便你们。不过还是提醒你们一句,这银针最好等老人苏醒再拔”临走之际,辰凡还是好心的劝了一句。虽然不喜这两人,可林老却是大英雄。

“呵,真把自己当神医了。”看着辰凡离去的背影,赵齐山不屑的轻笑的着。

他在国外学医多年,也见过很多权威专家教授,可他从没听说,用两根银针就能救人性命的。

查看了一番林老的情况,赵齐山自信的一笑,回身对着赵月娥说道:“赵阿姨,你放心,林老气息平和,没有生命危险。等回到医院,我再系统检查一下,一定将林老彻底治愈。”

赵齐山的一番话,让赵月娥放下心来。林老是林家的顶梁柱,他一旦倒下,林家用不了多久就会变得风雨飘摇。

所以,一直以来,林老的病,就是整个林家的心病。

“呵,这年头,居然还有用中医这么老土的东西行骗的。”赵齐山长期受西医教育熏陶,骨子里根本瞧不上中医流派。在他眼中,中医就是江湖骗子骗人的把戏,根本就是不入流的东西。

一边说着,他便伸手,准备去拔那几根银针。

“住手。”就在这时,一声娇喝突然从不远处传来。只见一个翩翩如谪仙的少女,神情慌乱的疾步而来。

可惜,为时已晚,在声音响起之时,银针已经被赵齐山拔了出来。

“噗。”而就在银针被拔出来的一瞬间,原本还安然无恙的林老,突然口吐鲜血,脸色巨变。

“啊。”

这一突发状况,也让赵齐山头脑发懵一时呆愣。他不明白,只是拔了几根银针而已,为何林老病情会突然加剧。

其实,在中医之中,针灸是一门复杂的大学问,无论是行针还是取针,都有特殊手法。如赵齐山这般,不管不顾,简直就是草菅人命。

“赶紧起开,疏散人群保持空气流通。”就在两人不知所措之时,那少女走到了他们跟前。

她二十岁左右,一件鹅黄色的衬衫加身,xiashen穿着一条紧身牛仔裤,纤细修长的美腿被完美的衬托出来。而头上虽然留着利落的半长碎发,可配上完美景致的五官,却也不负倾国倾城之说。

少女名为唐欣,正是之前给辰凡提供银针之人。

她今天本是陪爷爷出诊一位贵人。却没想到在公园中,居然遇到了辰凡。她本以为辰凡只是徒有其形,准备在他失败之后再出手。

可谁知,接下来发生的剧情,完全出乎了她的意料。

“行针如流云,快而准,准而稳。”她没想到,辰凡的行针手法,居然精熟如斯。她爷爷行针治病一辈子,怕也不过如此。想都没想,她便直接打电话把这个消息告诉了她爷爷。

而她刚打完电话回来,便看到了现在这一幕。

唐欣自幼跟随爷爷唐正强唐老学医,到如今已有十几年。加上她资质超凡,小小年纪在云海的中医圈,已经小有名气。

她走到林老跟前,搭脉观色,查看病情。可是随着时间推移,她的脸色越来越难看。

林老身体本就脆弱,现在更是气血紊乱脉搏微弱。更糟糕的是,控制着老人伤情的银针被赵齐山拔出,导致病情一下子失控。

“赶紧叫救护车。”情况危急,唐欣不敢托大,立即冲着两人喊道。